659

到底有没有人要更新啊

我一直以为带球跑是孕期扑雷妹想到是真的跑 总之捉回家还是可以孕期扑雷的嘛没差啦

悄悄哭一下

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然trainspotting

咋滴没黄就算了还全是刀了!

大半夜把黑火车写的阿龙又看了一遍!我嚎叫!

有人写唛

张继科的诗

张继科写过很多很多炳炳琅琅的诗篇,发到微博上之后引得一众粉丝创作,和周雨的歌声、方博的呼噜一样名扬体坛,许昕还吐槽过他的辞措听着像外交部长。

张继科有时候闲下来,会翘着脚翻微博评论里垃圾话少一点的粉丝们对的诗,也可能会读粉丝送的那本绿皮朦胧诗精选。

当时张继科在活动现场拿到这份特殊礼物的时候多少有点意外,吃的玩的都收过,诗集还是头一次。张继科之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诗人,无非在腾讯微博上发了点意味不明没头没脑的句子玩。里约回国后媒体和潮涨的粉丝们给他冠了个诗人的身份,他便也乘风起航写个尽性。以至于后来除了特殊的那几条,都是用首打油诗更新微博。

其实张继科有写得更好的句子,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。全部写在一个黑色的本子上了,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,父母队友教练都没看过,马龙也一样。

张继科的确像网上揣测的那样,是个念旧的人,连指甲刀一用都是七八年。那个本子是他从省队回到北京以后别人送他的。那时候社交网络和电子设备还没现在这么发达,他就用那个本子写点有的没的,和训练日记分开写。里面是想念海蛎子的乡愁,是打不出去的茫然。张继科是个有点傲气的人,他不愿这些鸡零狗碎的脆弱时刻让别人看了笑话。直到后来里面又添了点别的内容,因为他对某个队友觉出点不一样的感情来。

就是马龙呗,全世界都快看出来了吧。张继科每次想到这儿就笑着摇头。

大家喊他朦胧派诗人,张继科琢磨了一下,朦胧,萌龙,倒也没什么异议。

想想那时候虽是没什么成绩的小辈,前途未卜,每天却满身活力朝气蓬勃嘻嘻哈哈,放眼望去前程大好。

那时候张继科对马龙的喜欢还没多大的把握,二十才出头岁的孩子尚不知晓“愿得一人心”是怎么一种感情。马龙白看着干净,球好,点子多 爱琢磨,所以爱和他黏在一处。于是揽着他晚上买彩票,随叫随到送醉龙回家,蹲着帮他理长袍的下摆,甚至撩起衣服去摸他的腰。直到后来张继科才发觉原来有些感情早就在心里越界了,不明不白,不清不楚。

某一次又坐在睡着的醉龙床边,忍不住去触碰他冒了胡茬的脸颊和泛红的眼角。摆脱白日里喧闹浮杂的人群,张继科在万籁俱寂的夜里觉得他对马龙是有很多欲望的。无论占有欲或者情欲这样的东西,大概都算得上爱吧。那晚张继科坐了一夜,他不敢说,更不敢谈。以他的身份,向马龙索求的只能有一个眼神、汗湿的掌心或者一只小了几码的拖鞋,不能再多。

走到现在,又发生了很多事情。马龙公开了女朋友,拧巴又通透;大蟒和姚彦结了婚;刘指也不再点名批评他和许昕。张继科的通告越来越多,往本子上写东西的时候越来越少,偶尔翻起来读那些大好时光里的陈年旧事,自己和他的故事似乎能永远未完待续。

 

马龙发照片的那天下午他还在车后座赶通告,同行的人在刷手机,突然“哟”出声,转头来问他龙哥生了啊。张继科懵了一下,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把手机递到了眼前。

后来张继科在休息室的时候自己上微博去看,一众队友教练都在评论祝贺,左右不知该怎么反应。他顺着去翻了会儿马龙的微博,工作人员喊他的时候便收起手机。

下午忙完,张继科想着到底要给个交代,最后点了个赞。在此祝他马龙,我的队长,我的好兄弟,我隐秘故事里的无名主角,我爱的人,家庭美满,万事如意。

可是张继科想不通,自己到底还需要给谁一个交代呢。给自己还是马龙,给那些他写得最好的诗还是给谁?他张继科给了个交代,可他马龙这么些年凭什么就能无动于衷?


体育课!在看16年的乒超赛 龙队和胖儿第二局暂停的时候在放baby 哈哈哈哈哈

(就是卡的我想吐)